您的位置:首页>志鉴园地
洛南人民心中的丰碑 ——风雨沧桑洛惠渠
浏览次数:756作者: 贾金良 雷雅喆发布时间:2020-06-04

       在大美秦岭深处的洛南县保安镇对面的悬崖峭壁之上,蜿蜒盘曲着一条长63公里、宽深各1.7米的“人工天河”——这就是被洛南百姓誉之为“生命线”的洛惠渠。

      60年前的四十里梁塬,是出了名的干旱塬,几千年来,这里的群众饱受缺水的煎熬,十年九旱,日常吃水和庄稼收成只能指望老天爷。生活于梁塬的农民诗人白学清,曾以一首诗来描绘四十里梁塬干旱少雨、百姓饱受无水之苦的境况:有女莫嫁旱梁塬,吃水更比吃油难,天旱塬上干瞪眼,雨涝冲刷不得安。

      1957年,县委书记冯培智、县长张东,看到梁塬百姓饱受着“吃水更比吃油贵”的疾苦,决心解决群众用水困难问题。张东带领着技术人员,踏遍了保安、洛塬和梁塬的山梁沟峁,经过勘察测量后惊奇地发现,洛河上游地势竟然比梁塬还要高,张东激动地向冯培智进行了汇报。他们不惧流言,不畏压力,经过县委会议充分讨论、反复论证,最终决定倾全县之力引洛河水上梁塬。

      在省政府及相关部门的肯定和支持下,说干就干。那时全县划分为13个区,80个公社,以军事编制组成了洛惠渠工程战斗团,工程上工采用轮流制,每三个月一轮换。初始进驻工地的3300余人来自全县各地,抽调的都是精壮劳力。那个年代是困难时期,工人们一天三顿喝稀糊汤,啃豆渣馍。最难熬的是晚上,大部分人睡在草棚里、光席上,草铺上人挤人,两三个人一条被子,酷暑里有蚊虫叮咬,寒冬里寒冷刺骨。

      艰苦的生活条件,没有让工人们退缩,大家誓死都要凿出一条活路。要在悬崖绝壁上开石、凿壁、砌渠,需要大量的炸药、石灰、水泥,但这些都是奇缺的物资,哪里有呢?炸药少,工人们就用硝铵和木炭炒制,没有导火索,就用绵纸包上黑火药来充当。

       当工程进展到老虎嘴时,遇到了大难题,老虎嘴山就像一个庞然大物横挡在施工队面前,没有工作面,只能在山顶打下粗木桩,用一根长绳拴在施工队员的腰上,吊在悬崖上,凭着感觉在悬崖上一锤一锤打炮眼。大多数队员腰间都磨出了血痂,胳膊也不能正常弯曲。在放炮那天,年轻的工人张明哲自告奋勇,担任了这次施工任务,他吊在半空中,一心专注着拿着火绳,正在由前往后倒退着点炮,点了十几个炮之后,突然发现离他数丈远的另一个点炮处点着了炮,眼看就要炸了,危急时刻,他用力甩开绳子,脚顺势一蹬,就近藏在大石头下。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之后,烟尘翻滚,巨大的老虎嘴瞬间垮塌,工人们都喊,“张明哲、张明哲......”,都以为他死了。过了一会儿,烟尘还未散尽,他咬着牙爬了上来,黑乎乎的脸上只能看到一排牙齿,他颤抖着说:“我命大,还活着。”看到张明哲,工友们激动地哭了。

      天天紧张惊险的打炮眼、装炸药、放炮,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,伤残和死亡更是洛惠渠战斗团躲不开的阴影。在这个秦岭深处的浩大工程中,有16位工友把自己鲜活宝贵的生命留在了这里,有6位落下了终身残疾。让我们永远记住他们。

      经过一年多的艰辛努力,先后打通悬崖26处,峻岭29座,扛过了艰难险阻,终于开辟出一条盘山石渠。

      1959年12月16日,是世世代代洛南人的梦落地开花的日子,一泓清甜的洛河水,从洛惠渠奔涌而出,流进了梁塬的家家户户,使得“八山半水分半田”的洛南县拥有了6666.66公顷的水浇地,后期经改造,解决了县城10万人的饮水困难问题,它比闻名全国的河南林州红旗渠的修建还要早两年。

      60年的沧桑巨变,洛河水依然在洛惠渠里静静的流淌,一如既往地发挥着灌溉和洛南城区供水的作用。今天的洛惠渠,已不再是单纯的一项水利工程,它已经成为一个精神的象征,充分体现了洛南人民艰苦奋斗、自强不息、团结协作、无私奉献的精神。勤劳勇敢的洛南人民,用钢钎铁锤和血肉之躯,托起了一座不朽的丰碑。

网站地图
建议使用:1024×768以上分辨率,IE10.0以上浏览器
Copyright 2017 dfz.shangluo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 11001380号-1网站标识码:6110000012
主办:商洛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:商洛市民主路1号 邮政编码:726000 联系电话:09142312098

陕公网安备 61100202000040号